作者 主题: 【已坑】轻风起自罗多克  (阅读 7589 次)

副标题: 开始?

离线 誓约推倒之剑

  • 三观不正中二精分玻璃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1129
  • 苹果币: -4
Re: 【已坑】轻风起自罗多克
« 回帖 #15 于: 2015-05-06, 周三 23:28:30 »
======大执政官赏赐======
豪宅1座
任意愿望1(克雷沃限定)

======人员变更======
安缇诺娅→离队
洁西卡→加入
我现在只想跑《地狱复仇》!!!

离线 誓约推倒之剑

  • 三观不正中二精分玻璃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1129
  • 苹果币: -4
Re: 【已坑】轻风起自罗多克
« 回帖 #16 于: 2015-05-06, 周三 23:35:35 »
<叽叽叽叽> ======开始======
<叽叽叽叽> 13:28,10月20日,共和历23年
<叽叽叽叽> 滨海会馆,亚伦城

<叽叽叽叽> 你带着莉可一起走进了软禁罗素的房间。
<叽叽叽叽> 时间刚过午后,明媚的阳光顺着采光良好的窗户射入房间,为深秋的寒冷空气注入了一份温暖。
<叽叽叽叽> 从房间桌上的一片杯盘狼藉可以看出,罗素从地牢搬上来之后,受到的待遇还算不错。
<叽叽叽叽> 见到你进来,在窗台边翻看着不知他在哪儿找到的《战姬概要》的罗素赶紧放下了书,有些惴惴不安地看着你。
<叽叽叽叽> “呃……您是……?”
<叽叽叽叽> 他试探性地对你鞠了一躬,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你和你肩上的莉可。

* 艾斯蒂亚 扫了一眼狼藉的桌面,倒也没说什么,摆了摆手
<艾斯蒂亚> “不用紧张。”
<艾斯蒂亚> “……小可。”

<莉可> “是是~”
* 莉可 使用魔法伎俩清理了一下桌面

<叽叽叽叽> 桌面在小可的法术下很快变得干净了许多。
<叽叽叽叽> “呃……嗯。那么,请、请坐?”
<叽叽叽叽> 听到你的话,罗素点了点头,为你拉开了一张看起来最干净的椅子
<艾斯蒂亚> “不用在意,我只是来找个人打发时间而已。这个,会吗?”
* 艾斯蒂亚 单手撑着侧脸,拿出棋盘放在桌上,看着罗素

<叽叽叽叽> 罗素看了看棋盘,脸上露出有点莫名的表情对你点了点头。
<叽叽叽叽> 他在你的对面坐了下来,眼神依然在不停地打量着你,看来是吃不准你这样的行为到底是什么意思。
* 艾斯蒂亚 侧了下脑袋,自顾自的开始摆起了棋子
<艾斯蒂亚> “看起来你也没什么事可做的样子?”
* 艾斯蒂亚 并没有等待对方的回应

<叽叽叽叽> “哈……”
<叽叽叽叽> 他姑且是应了一声,看来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艾斯蒂亚> “反正这里的家伙们大概都对这种游戏不敢兴趣,如何?”
* 艾斯蒂亚 大概是补充说明的样子,摆好了棋子之后才向罗素问道

<叽叽叽叽> “嗯……只要您不嫌我棋艺不精……”
<叽叽叽叽> 罗素抿了抿嘴唇,点了点头
<艾斯蒂亚> “反正只是打发时间而已,不要在意那种事。”
<艾斯蒂亚> “唔,不过要说只是打发时间也是没什么意思,不如这样好了。如果你赢了的话……”
* 艾斯蒂亚 想了想
<艾斯蒂亚> “在我权限范围内的话,就帮你做一件事如何?”

<叽叽叽叽> “呃……嗯。那么如果您赢了的话……?”
<艾斯蒂亚> “唔,是呢,你看呢?”
<叽叽叽叽> “我现在在您和您的同伴的控制之下,也没有什么好给您的了呢。”
<叽叽叽叽> 罗素紧皱着眉头,并没有正面回答你。
<艾斯蒂亚> “这么一说……倒也是的样子嘛。”
* 艾斯蒂亚 想了想
<艾斯蒂亚> “你输了的话,那就当是陪我打发时间就好了。”
* 艾斯蒂亚 摊手

<叽叽叽叽> “呃……哈哈……那我自是没有意见了。”
<叽叽叽叽> 你可以看到在等待你回答期间罗素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听到你的回答后,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取出一方手帕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叽叽叽叽> 那方手帕是你们检查后归还给他的私人物品中的一件,从你之前的调查看来,很有可能就是他在警备队中的情人克里斯蒂娜送给他的。
<艾斯蒂亚> “hum,莫非你是在想我会让你吐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吧。”
* 艾斯蒂亚 双手十指相扣撑着下巴一脸无趣地看着对方

<叽叽叽叽> “不不不,当然不是。我只是害怕您提出我无法完成的要求而已……”
<叽叽叽叽> 他赶紧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惭愧的表情
<叽叽叽叽> “毕竟我只是稍微会一点,要跟您对手想赢恐怕不容易呢……”
<艾斯蒂亚> “我只是听说你好像说过了什么有趣的话才来了而已,要提那样的要求何必找你。”
* 艾斯蒂亚 叹气

<叽叽叽叽> “说、说的也是呢。那个……还不知道我应该如何称呼您呢?”
<艾斯蒂亚> “hum……我倒是听说过你说过战姬只是靠道具的丫头而已还是什么的来着?”
<艾斯蒂亚> “……说起来还没有自我介绍来着,不过说不定不要问太多会比较好,怎么样?”
* 艾斯蒂亚 看着对方,似乎是在问是不是还要知道

<叽叽叽叽> “唔……不、那只是……嗯……我、我明白了。我不会多问什么的。”
<叽叽叽叽> 罗素的脸上露出了惊惧的表情,他急忙地摇着脑袋,示意自己不会再多嘴。
<艾斯蒂亚> “不用担心,倒不如说,是挺好的志向不是吗?”
* 艾斯蒂亚 看了看棋盘

<叽叽叽叽> “哈……”
<叽叽叽叽> 他的脸上露出了苦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
<叽叽叽叽> “唔,那么,我就不客气地先攻了?”
<叽叽叽叽> 看到你看向棋盘,他赶紧转移了话题,朝着棋盘伸出手
* 艾斯蒂亚 点头
<叽叽叽叽> 罗素见到你点头,就没有再与你客气,中规中矩地开始与你对弈。
<叽叽叽叽> 虽然他的棋艺只是初学者的水平,但不知为何,对局之中你却昏招频出。
<叽叽叽叽> 最后,几乎已经是满头大汗的罗素以微弱的优势战胜了你。
<艾斯蒂亚> “hum,意外的有趣嘛。”
* 艾斯蒂亚 一脸余裕地扬了扬眉毛
<艾斯蒂亚> “那么,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艾斯蒂亚> “hum,比如……放了你之类的吗?”

<叽叽叽叽> “……连这样的要求,也是可能的吗?”
<叽叽叽叽> 棋局获胜后,罗素如获大赦一般瘫软了身体。他再一次摸出手帕来擦了擦自己的满头的汗水,试探性地问你。
<艾斯蒂亚> “努力一下也不是办不到的事情,不过如果我是你的话肯定不会这么选。”
* 艾斯蒂亚 给予了肯定的答案

<叽叽叽叽> “就算放我出去,我也跑不了多远吗?果然……哈……”
<叽叽叽叽> 罗素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艾斯蒂亚> “倒不是这种事情。”
* 艾斯蒂亚 好像看见了笨蛋一样的表情

<叽叽叽叽> “唔……那您的意思是?”
<艾斯蒂亚> “还需要解释吗……”
* 艾斯蒂亚 好麻烦的样子叹了口气
<艾斯蒂亚> “好吧好吧。”
<艾斯蒂亚> “那个迪雅你知道吧。”

<叽叽叽叽> “唔嗯……姑且是知道一点。”
<叽叽叽叽> 听到你提到迪雅,他的眉头稍稍皱了一下。
<艾斯蒂亚> “你手下的那个孤儿院想必不会陌生吧。”
<叽叽叽叽> “嗯……她好像就是出身自那里吧。”
<叽叽叽叽> 他谨慎地点了点头,如此回答你
<艾斯蒂亚> “你猜那个男人是为什么突然惹了那么一大摊子事?”
<叽叽叽叽> “男人?您是指谁呢……如果是国庆节牺牲的那位迪雅的话,我记得对方是女性战姬吧?”
<叽叽叽叽> 罗素脸上再一次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艾斯蒂亚> “你如果坚持的话倒也无所谓就是了。”
* 艾斯蒂亚 摊手

<叽叽叽叽> “你是说达奇吗?唔……这事儿我是真不知道啊。他只提前跟我说了他们要做这种事情,让我用山贼袭击瞒下来。还告诉我如果有人逃出来,要抓起来向他报告这样……”
<艾斯蒂亚> “就当是赠品好了,那个迪雅和你的东家关系大概还不错。”
* 艾斯蒂亚 剩下的交给对方自己想象(

<叽叽叽叽> “哈……?唔……如果是那样的话……”
<叽叽叽叽> “结合刚才的说法,是为了隐藏她在孤儿院的经历?不过既然你们都知道了的话……好像也说不通……”
<叽叽叽叽> 他自言自语着陷入了苦思
<叽叽叽叽> “不过,您说这个,是为了告诉我什么呢?”
<叽叽叽叽> 罗素最后挠了挠头,抬头起来看着你
<艾斯蒂亚> “反正也不急于一时,想好了要什么告诉我就好了,来日方长。”
* 艾斯蒂亚 起身要离开
<艾斯蒂亚> “哦,对了”
* 艾斯蒂亚 施法将罗素的手帕清洁了一番整洁地塞回了他的口袋里
<艾斯蒂亚> “别人赠的东西,可要好好保管”
* 艾斯蒂亚 微妙地在别人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叽叽叽叽> 他脸上泄露出了一丝感激的表情,对你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把你送到了门口。
<叽叽叽叽> ======跳转======
<叽叽叽叽> 19:58,10月20日,共和历23年
<叽叽叽叽> 滨海会馆,亚伦城

<叽叽叽叽> 月上树梢。
<叽叽叽叽> 你带着莉可再一次来到了软禁罗素的房间前,敲了敲门后打开了房门。
<叽叽叽叽> 这一次他的桌上不再是那样的混乱,点着油灯坐在椅子上继续在看着那本《战姬概论》的他见到你进来后站了起来,放下书对你鞠了一躬。
<叽叽叽叽> “又是您啊……这一次来是为了什么呢?”
<叽叽叽叽> 他的神色已经不再像初见时那样紧张,依然是得体地为你拉开了椅子,示意你请坐。

<艾斯蒂亚> “没什么,只是来问你想好了没有。”
* 艾斯蒂亚 似乎并没有打算长留,只是随意地靠到了窗边

<叽叽叽叽> “嗯……我的要求很简单,和我当初跟那位叫做莱德曼的审问者说的一样。希望您和您背后的势力,能够保护我和我的家人安全。”
<叽叽叽叽> “还有,我想您一定已经知道了,她,我是说克里斯蒂娜,我也希望……”
<艾斯蒂亚> “……”
* 艾斯蒂亚 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考虑什么
<艾斯蒂亚> “很遗憾,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做到,但是现状来说……这个事情并不在我能够掌控的范围之内。”
* 艾斯蒂亚 叹了口气

<叽叽叽叽> “……是吗。那就没办法了呢。”
<叽叽叽叽>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颓然地低下了头
<艾斯蒂亚> “不过这事我会尽力想办法的。”
<艾斯蒂亚> “绕了这么大一圈把你请来,个人来说纯粹只是不希望流更多的血。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 艾斯蒂亚 言下之意似乎是需要的情报往往问尸体会更快的样子

<叽叽叽叽> “嗯……”
<叽叽叽叽> 他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叽叽叽叽> “但就算您这么说,我也要考虑他们的安危……对不起。”
<艾斯蒂亚> “是我的话我也会这么选的,别在意。”
* 艾斯蒂亚 准备离开
<艾斯蒂亚> “……不过。”
* 艾斯蒂亚 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折了回来
<艾斯蒂亚> “另外一个事情,或许对说服上面会有帮助。”
<艾斯蒂亚> “现在说或者不说,姑且你自行决定,不管怎么样上边的问题我也尽力。”
* 艾斯蒂亚 看着对方

<叽叽叽叽> “……你说吧,什么事情。如果是不会让他们陷入危险的事情,我会告诉你的。”
<叽叽叽叽> 罗素沉默良久后,抬起头来直视你
<艾斯蒂亚> “那个叫唯的孩子……”
* 艾斯蒂亚 顿了顿
* 艾斯蒂亚 似乎在确认对方是否有印象

<叽叽叽叽> “唯……?”
<叽叽叽叽> 他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艾斯蒂亚> “三个月前你那里的那个孩子。”
<叽叽叽叽> “啊……你说那个从孤儿院里逃出来的孩子对吧?关于她你想知道些什么?”
* 艾斯蒂亚 没有立刻接下去,对对方这么干脆地承认孤儿院里逃出来的倒是很意外
<艾斯蒂亚> “hum……你收留过她?”

<叽叽叽叽> “你忘了我下午的时候说的了吗?我想那个应该不会被你们叫做‘收留’了吧?”
<叽叽叽叽> 他苦笑了一下
<艾斯蒂亚> “形式不管怎么样,你在联系那边之后对方跑掉了?”
<叽叽叽叽> “那天在处理完了那件事……我是说孤儿之家被袭的那件事的善后事宜后,我在镇内巡逻——正好就碰上了那个孩子。”
<叽叽叽叽> “我把她带到酒馆去想要先稳住她,正好那里当时被定为临时的接头地点。我就去跟在门口的达克说了几句。”
<叽叽叽叽> “嗯……你明白的吧,我当时是想他们这么赶尽杀绝,抓到这么个漏网之鱼,顺便多捞点儿好处总是不错的……”
<叽叽叽叽> “结果好像被那个孩子听到了,在我们反应过来之前,她就跑掉了。”
<叽叽叽叽> “当时的时间太敏感,我也没敢多追。不过既然他们都知道了,我估计那孩子也难活下来吧。”
<叽叽叽叽> “基本就是这样。”
<艾斯蒂亚> “hum……”
<艾斯蒂亚> “只是这样而已?”

<叽叽叽叽> “嗯……应该没什么遗漏的吧。”
<艾斯蒂亚> “那个孩子有和你说过什么吗。”
<叽叽叽叽> “唔姆……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告诉我孤儿院被那帮人袭击了,让我快救救她……”
<叽叽叽叽> 罗素想了想,对你摇摇头
<艾斯蒂亚> “是吗。”
<叽叽叽叽> “嗯,对,确实没别的了。”
* 艾斯蒂亚 确认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
<艾斯蒂亚> “那么先这样吧,那件事算是先记下了。”
* 艾斯蒂亚 准备离开

<叽叽叽叽> “啊……嗯,那么我家里人的事,就拜托您了。”
<叽叽叽叽> 罗素站起身来,依旧把你送到了门边。
<叽叽叽叽> ======END======
« 上次编辑: 2015-05-08, 周五 20:50:51 由 誓约推倒之剑 »
我现在只想跑《地狱复仇》!!!

离线 誓约推倒之剑

  • 三观不正中二精分玻璃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1129
  • 苹果币: -4
Re: 【已坑】轻风起自罗多克
« 回帖 #17 于: 2015-05-13, 周三 23:28:54 »
  驱逐舰是一种多用途的小型军舰,是当代海军最重要的舰种之一。驱逐舰装备有对舰、对空和对水下的多种武器,既能在海军舰艇编队中担任进攻性的突击任务,又能承担作战编队的护卫任务,还可在登陆、抗登陆作战中担任支援兵力,以及巡逻、警戒、侦察、海上封锁和海上救援等任务。可谓是海上作战力量的多面手。
——《舰队》


<叽叽叽叽> ======开始======
<叽叽叽叽> 08:13,10月21日,共和历23年

<叽叽叽叽> 滨海会馆,亚伦城
<叽叽叽叽> 深秋的早晨总是来得很迟。
<叽叽叽叽> 天还没有亮,你们的睡眠就被会馆仆人们的敲门声所打断。
<叽叽叽叽> 胧带来了重要的情报。
<叽叽叽叽> 光是仆人的这句话,就足以将你们从睡梦中清醒。
<叽叽叽叽> 一番必要的整理后,迎着姗姗来迟的清晨第一抹阳光,你们在会客室见到了眉头紧皱的幕僚长。

<莉可> “早↗上→好~”
* 莉可 精神满满

<洁西卡> “早安~莉可和长官早~克雷沃小姐,克拉莉丝小姐,莱德曼先生,各位早安。”
* 洁西卡 稍稍提起裙角行过礼,就站好看向幕僚长小姐了

<克雷沃> “早。”
<艾斯蒂亚> “……一大早的就摆出这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什么好消息的样子?”
* 艾斯蒂亚 对着幕僚长的眉头发表了见解

<叽叽叽叽> “早安,各位。的确如您所说,出情况了。”
<叽叽叽叽> 胧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紧皱的眉头一点也没有松开。
<克拉莉丝> “有消息了吗?”
* 克拉莉丝 还没对杰西卡的招呼做反应,听见出情况了,反而显得兴奋起来

<克雷沃> “什么情况?”
<叽叽叽叽> “之前各位的调查中所注意到的,首都戍卫军团后勤部次长,科纳上校,在昨天傍晚的时候离开了亚伦。”
<叽叽叽叽> “他以休假旅行的名义搭上了游轮【维多利加号】,而目的地则是杰尔喀拉。”
<叽叽叽叽> “从昨天你们所提交的对罗素的审问报告、以及科纳突然的休假申请来看,在下想对方的行动,很可能指向罗素所知的那封信件的内容。”
<克拉莉丝> “喔?那是——”
<艾斯蒂亚> “杰尔喀拉呢……”
* 艾斯蒂亚 双手环抱,重复了一下

<克拉莉丝> “真的吗?不会是什么掩眼法?”
<叽叽叽叽> “无法判断。如果科纳的身份的确是理想国的间谍,如此透明的行动,很难说其中就没有什么猫腻。”
<叽叽叽叽> 听到克拉莉丝的疑问,胧微微摇了摇头,这样回答。
<克雷沃> “那我们现在应该逮捕吗?”
<叽叽叽叽> “……这里可不是肃政部。”
<叽叽叽叽> 听到克雷沃的问题,胧的表情微不可查的出现了一丝崩坏。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一贯的冷静,直视着克雷沃回答着。
<艾斯蒂亚> “……”
<艾斯蒂亚> “虽然挺便利的,不过……”
<艾斯蒂亚> “反正现在也在做着差不多的事,只是……这个时期这么大大方方地过去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 艾斯蒂亚 满脸疑云

<莱德曼> “所以,实际上你希望的是继续低调的跟踪调查他的去向,接头的人之类的吧。”
<莱德曼> “他既然是公开身份请假离开的,那么要么他觉得还没有暴露,要么就是诱饵。”

<艾斯蒂亚> “罗素已经在这里了,即使是自信没有暴露也不会这么大大方方地行动。”
<莱德曼> “这得看他掌握的情报了。”
* 莱德曼 点了根烟

<叽叽叽叽> “不如说,诱饵的可能性更大。”
<克拉莉丝> “能确认他确认去了那里吗?”
<洁西卡> “刚才不是说,邮轮?”
<克拉莉丝> “我的意思是,确认他上了那艘船?”
<叽叽叽叽> “至于确认……没有办法。等在下收到情报的时候,对方已经从宅邸消失。而在下只找到了这一份出城的记录,除此之外没有更多关于他的信息。”
<洁西卡> “长官~”
* 洁西卡 举起手

<叽叽叽叽> “有什么问题吗,洁西卡?”
<洁西卡> “也有已经处在被半放弃的状态,被拉出来做诱饵的可能性?”
<叽叽叽叽> “直到现在,各位的调查中也难以确认他的真实身份,被放弃的可能性……在下觉得很小。”
<叽叽叽叽> 胧对洁西卡摇了摇头
<洁西卡> “不过,如果是没办法确认没办法到这个程度,多半就是狗熊夹呗?”
* 洁西卡 回以一个表达出恰到好处的抱歉意味的微笑

<莱德曼> “如果他知道只是肃政部的情报,那么他可能只是按部就班的去做事。”
<莱德曼> “如果他收到了来自理想国的情报,那么就可能得知罗素已经落在其他人手里。”
<莱德曼> “那么这次行动就可能是一次借机逃亡。”

<艾斯蒂亚> “至少以一个谨慎的家伙来说,即使只是知道肃政部动了那边多半也不会这么招摇。”
<克拉莉丝> “然而他不知道我们的调查进度,只是能猜出我们至少找到了蛛丝马迹。”
<克拉莉丝> “那他开始逃亡也不奇怪?还是说,我们故意放出了调查进度的风声?”

<叽叽叽叽> “虽然并不是没有走漏风声的可能……不过在下认为,目前他知道我方调查进度的可能性并不大。”
<克雷沃> "所以,我们是要做什么?“
<艾斯蒂亚> “就算是个胆小的家伙,这种时期的逃亡也实在缺乏利益……”
<叽叽叽叽> “艾斯蒂亚说的没错。至于各位要做什么……在下认为就算是诱饵,目前的情况很有可能这也是唯一的线索……”
<叽叽叽叽> 胧抿了抿嘴唇。
<克拉莉丝> “所以?由我们去追踪,最好的情况下是直接抓起来秘密审问?”
<艾斯蒂亚> “就算是陷阱也请各位从上面走过去——阁下的意思吗。”
<叽叽叽叽> 胧再一次扶了扶眼镜,并没有回答艾斯蒂亚和克拉莉丝。
<莱德曼>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
<莱德曼> “从之前的调查中,我们知道科纳和迪雅关系其实不错。”
<莱德曼> “联系上罗素的情报……”
<莱德曼> “说不定这是在做一些跟迪雅有关的事。”

<艾斯蒂亚> “……”
* 艾斯蒂亚 耸了耸肩
<艾斯蒂亚> “我知道了。”
<艾斯蒂亚> “船的时间是?”

<叽叽叽叽> “船在昨晚已经出港。不过在下已经为各位准备好了追击的手段。”
<叽叽叽叽> “至于莱德曼你的推断,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难以证实。”
<艾斯蒂亚> “傍晚离开晚上就开船了吗。怎么看都是已经察觉到了监视的样子……”
<莱德曼> “追击?”
<洁西卡> “手段?~”
<叽叽叽叽> “亚伦海军的【旗鱼级驱逐舰】,今天出发的话,足以追上对方的脚步。”
<叽叽叽叽> “至于各位前往杰尔喀拉的身份,在下也会提供支援。”
<叽叽叽叽> 胧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抽出几份文件。
<叽叽叽叽> “由大执政官阁下签发的巡视许可,可以为各位在杰尔喀拉获得足够的支援。”
<艾斯蒂亚> “还真是有够招摇的。”
<洁西卡> “等一下~既然是要偷偷偷摸摸地做,这个真的能行吗?”
* 艾斯蒂亚 接过文件,扫了一眼
<叽叽叽叽> “……在下的这一准备是防备各位暴露了的情况。”
<叽叽叽叽> 胧稍稍沉默了一下,这样回答你们
<莱德曼> “这样也就说得通了。”
<洁西卡> “有说在前头的话,就更聪明啦。”
<莱德曼> “那么什么时候出发?”
<叽叽叽叽> “在下已经把驱逐舰在港口部署完毕,各位只要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出发。”
<艾斯蒂亚> “那么各位去准备一下吧。”
<克拉莉丝> “迟则有变,还是早点出发吧。”
<洁西卡> “得令~”
<叽叽叽叽> 于是,一番准备之后,你们在胧的带领之下,前往亚伦军港。
<叽叽叽叽> ======跳转======
<叽叽叽叽> 10:23,10月21日,共和历23年
<叽叽叽叽> 港口军事管制区,亚伦城

<叽叽叽叽> 眼前是罗多克共和国最大的军用港口——亚伦军港。
<叽叽叽叽> 仅能允许两艘军舰同时出入的海峡航道与风平浪静的广阔内湾,天成的地势让这里成为罗多克海军的最佳基地。
<叽叽叽叽> 皮肤黝黑的水兵们在港口内四处奔走,满载物资的补给舰在白帆间来回穿梭。
<叽叽叽叽> 活力洋溢于整个港口之内,连凛冽的海风也无法将它吹熄。
<叽叽叽叽> 在胧的带领之下,你们一路穿过连绵的舰群,来到了军港深处的一间小船坞
<叽叽叽叽> 一艘旗鱼级驱逐舰正停靠在这里等待着你们的到来。
<叽叽叽叽> 白色的涂装如同大海一般纯净,流线型的船身与多帆的桅杆显示着她引以为豪的高机动性。
<叽叽叽叽> 水兵们在船坞与船舱间来回穿梭,做着出航前的最后准备。
<叽叽叽叽> 在胧的带领下,你们顺利地登上了甲板。这里的水兵似乎都认识这位无表情的幕僚长,对于她的到来都微微一躬,并没有特别的打量你们一行人的意思。
<叽叽叽叽> “就是她了,各位,隶属海军部第三游击舰队的电号驱逐舰。这位是舰长【玛迦】少校。少校,她们就是大执政官阁下托付给您的人。”
<叽叽叽叽> 胧带着你们直接走向了甲板上一名身穿纯白海军服的青年男子,一边介绍着这艘军舰,一边为你们引见这艘驱逐舰的领导人。
<叽叽叽叽> “各位好,我是舰长玛迦,很高兴见到各位。”
<叽叽叽叽> 男性微笑着对你们点了点头,向最前面的艾斯蒂亚伸出手。

* 莱德曼 先准备了不少的易容术药水以备不时之需
* 艾斯蒂亚 将扫帚和炼器收进了提琴箱
* 克雷沃 被要求在外面套上一条长裙,有些不适应
<艾斯蒂亚> “唔,说起来,上一艘叫这个名字的舰船似乎撞沉过另一艘驱逐舰来着。”
* 艾斯蒂亚 想起了没用的豆知识

* 克拉莉丝 行礼
* 克雷沃 对舰队没什么知识
<叽叽叽叽> “小姐您对海军历史很熟悉呢,真是难得。”
<叽叽叽叽> 听到艾斯蒂亚的话,玛迦点了点头,并适当地与她握了握手表示欢迎。
<莱德曼> “我建议不要装得太显眼。”
<莱德曼> “这样可爱的女孩在上船的时候无人察觉,巡查以后却凭空出世,任谁都会觉得奇怪吧。”

<洁西卡> “只是宝石之前并未现于人世,如今由我发现——这难道不是一种浪漫吗?”
<莱德曼> “浪漫并不是我们现在需要的,突兀的注目只会导致计划失败。”
<叽叽叽叽> “那么,在下就先行告辞了。祝各位一路顺利。”
<叽叽叽叽> 将你们引见给玛迦之后,胧并没有继续听你们的对话,而是在微微鞠了一躬后离开了船坞。
<叽叽叽叽> “呃……那么各位小姐,准备好了的话我们就出航吧?有晕船的话我有准备晕船药哦,需要的话请随时找我索取。”
<叽叽叽叽> 玛迦目送着胧离开之后,回过头来看着还在争论服装问题的你们
<艾斯蒂亚> “在出现问题之前把问题丢去喂鱼就不会有问题了。”
* 艾斯蒂亚 对来得慢说着,向舰长点了点头

<克拉莉丝> “嗯……我还是第一次坐船,还是来点吧。”
<洁西卡> “没想到您看上去颇为轻浮,却有一颗谨慎细致的心?请不必担心,我也不太喜欢过于招摇~”
<洁西卡> “比起这个,各位要来点茶吗?”
* 洁西卡 甩甩衣袖,换上了女侍者的打扮,端好藏在背后的茶壶
<洁西卡> “真正的那套就在,嗯,上那艘船前再换好了。”

<克拉莉丝> “艾斯蒂亚,这么说来,你的扫把怎么办??”
<艾斯蒂亚> “你说这个?”
* 艾斯蒂亚 视线转向身后的提琴箱

<克拉莉丝> “……你打算带着这个到处走啊。”
<艾斯蒂亚> “必要的时候再做处理就好了。”
<叽叽叽叽> “好的,这位小姐,您的晕船药。那么我们就出发了。水手,起锚!”
<叽叽叽叽> 随着玛迦的一声令下,整艘船仿佛活了起来。
<叽叽叽叽> 甲板上的水手们热火朝天地推动起绞盘,操帆员解开了绳索,展开了风帆。
<叽叽叽叽> 船锚收起,轻巧的驱逐舰很快就在凛冽海风的吹拂之下扬帆起航,驶入一望无际的巴赞海域。
<叽叽叽叽> 电号在蔚蓝色的大海中乘风破浪,你们也渐渐地在海风吹拂之下放松下来。
<叽叽叽叽> 前往杰尔喀拉的旅程可谓是一路顺风顺水,数日之后,轻快的驱逐舰甚至赶在了科纳所搭乘的游轮之前,于清晨到达了杰尔喀拉港。
<叽叽叽叽> ======SAVE======
« 上次编辑: 2015-07-23, 周四 13:09:20 由 誓约推倒之剑 »
我现在只想跑《地狱复仇》!!!

离线 誓约推倒之剑

  • 三观不正中二精分玻璃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1129
  • 苹果币: -4
Re: 【已坑】轻风起自罗多克
« 回帖 #18 于: 2015-05-13, 周三 23:29:31 »
======晕船药======
舒缓糖浆[1]

======胧给予的物品======
大执政官卫队巡视许可[5]
镀铅提琴箱[3]
« 上次编辑: 2015-05-13, 周三 23:36:10 由 誓约推倒之剑 »
我现在只想跑《地狱复仇》!!!

离线 誓约推倒之剑

  • 三观不正中二精分玻璃心
  • 版主
  • *
  • 帖子数: 1129
  • 苹果币: -4
Re: 【已坑】轻风起自罗多克
« 回帖 #19 于: 2015-07-23, 周四 13:09:28 »
  环保组织抗议新建工厂出新招 向工人宿舍区投掷臭弹:昨日深夜,在塔兹曼工厂新建厂区爆发了一起激进抗议事件。环保组织“晴空守护者”的十数名成员冲入工人住宿区,向多个房间投入臭弹并对区域配套设施纵火,造成数名工人受伤。目前,巡守队已逮捕多名该组织嫌疑人,更多情况正在调查之中。
——《每日杰尔喀拉》


<叽叽叽叽> ======开始======
<叽叽叽叽> 14:17,10月26日,共和历23年
<叽叽叽叽> 港区,杰尔喀拉城

<叽叽叽叽> 得益于驱逐舰优秀的机动能力,你们甚至先于游轮抵达了杰尔喀拉。
<叽叽叽叽> 根据胧所提供的时间表,游轮将于数小时后到达港口,留给你们的准备时间已然不多。
<叽叽叽叽> 告别身后出港的驱逐舰,踏上覆满煤渣的街道,与亚伦截然不同的风景,顿时展现于眼前。
<叽叽叽叽> 烟云都市。
<叽叽叽叽> 这是这座笼罩在煤烟之下的城市的别称。
<叽叽叽叽> 高耸的烟囱吐出黑色的烟雾,汽笛的鸣响此起彼伏,鼻腔中充斥着煤灰的刺鼻气味。
<叽叽叽叽> 作为全大陆唯一普及了热力学技术从事生产的城市,这里的风景对于首次入城的旅客来说无异于异界。

<克拉莉丝> “好吧……看来我们抢先了他们一步。然而,我们不是应该监视他的行动吗,就算提前赶到,我们能准备什么呢?”
<莱德曼> "哇……真是吵闹的地方,不是吗?“
<艾斯蒂亚> “比起吵闹……这味道还真是让人不快。”
<莱德曼> “这个嘛^我倒是习惯了。”
<莱德曼> “毕竟……”
* 莱德曼 摇晃一下瓶子,然后收好

<艾斯蒂亚> “原来你喝的都是这种味道吗。”
* 艾斯蒂亚 皱了皱眉,露出难以名状的表情

<莱德曼> “小姐,一份好菜在上桌前多半都会有难闻的油烟味的,不过或许您很少亲自下厨房吧。”
<叽叽叽叽> 吵闹的港区可谓是相当的拥挤,不断有形形色色的人从你们身边经过。
<叽叽叽叽> 经过了换装的你们十分容易就融入了港口的背景,要在这里隐藏自己的身形可以说是相当容易。
<克拉莉丝> “这里人很多,虽然方便跟踪,不过要搞清对象跟什么人接触过就难了呢。”
<艾斯蒂亚> “那么就放弃没有效率的检索好了。既然特地来了这里就假设并非是可以在街头接头可以解决的事态好了。第一目标以跟踪优先吧。”
<艾斯蒂亚> “另外,你似乎搞错了一件事,油烟和煤灰的味道可不一样。”

<莱德曼> “但两者都是制造成品的额外产物。”
* 艾斯蒂亚 确认着四周的建筑物
<叽叽叽叽> 艾斯蒂亚四下观察了一番,寻找着便于瞭望的制高点。
<叽叽叽叽> 很快,她就找到了两个合适的地点。
<叽叽叽叽> ——其一是游轮预定停靠口岸附近的一座两层小楼,看样子应该是港口旅客管理处一类的办公地点。
<叽叽叽叽> ——其二则是稍远些街区口的一座水塔,从那里应该可以轻松俯瞰整个民用船停靠区。
<克拉莉丝> “那就先去那边看看?”
* 克拉莉丝 指向水塔
<克拉莉丝> “那边人应该比较少。”

<洁西卡> “我没有意见唷……”
<莱德曼> “有道理。”
* 艾斯蒂亚 点头
<叽叽叽叽> 你们一行融入拥挤的人流向着港口街区走去,颇费了一番功夫才来到了街口的水塔之下。
<叽叽叽叽> 水塔由钢梯连接地面,想要攀援而上可以说是相当容易。
<叽叽叽叽> 不过,水塔的上面看来并没有任何人,想要不显眼的留在上面监视需要相当的隐秘技巧。
<洁西卡> “谁要爬……?”
* 洁西卡 看了看其他人,以及小可

* 艾斯蒂亚 耸了耸肩,乘着扫帚轻易地飞了上去,而一旁的小可在身前展开幻术
* 艾斯蒂亚 在水塔上坐着扫帚,向港区望去

<叽叽叽叽> 依靠着小可的幻术,水塔的两侧栈道上出现了几个不起眼的木箱,好像一开始就摆放在那里一样。
<叽叽叽叽> 艾斯蒂亚轻松地倚借幻象隐藏起身形,眺望着百尺之外的港区。
<叽叽叽叽> 开阔的视野之中,蔚蓝的大海占据了一半之多。
<叽叽叽叽> 远远地,从这里已经可以眺望到海平线上那艘显眼游轮的虚影。
<叽叽叽叽> 看来要不了多久,科纳所搭乘的游轮就会入港了。
<洁西卡> “嗯,那么,接下来我们只要等吗?”
* 艾斯蒂亚 再确认港区的出口
<莱德曼> “看起来是怎样,那么这段时间就好好等吧。”
* 艾斯蒂亚 再确认港区的出口
<叽叽叽叽> 艾斯蒂亚转头看向一边港区的出口,那里可以说是人山人海,稍有不注意就有可能跟丢目标。
<洁西卡> “要不要把那边也占领?”
* 洁西卡 指了指港区的小楼

<艾斯蒂亚> “以防万一,最好是有人可以到出口附近隐藏起来,免得跟丢了。”
<克拉莉丝> “那么,艾斯蒂亚跟小可在街道两旁的楼顶飞行监视,我们直接在他附近查看?”
<克拉莉丝> “谁知道他以往的资料,这样被发现的可能性高吗?”

<叽叽叽叽> 艾斯蒂亚回忆起自己所收集的关于科纳的简历,对方是从底层一路走上来的实务派,实力不容小觑。
<艾斯蒂亚> “确保视野这边应该足够了,你们在附近确保随时可以行动。”
<莱德曼> “就害怕对方下船的时候就已经伪装了。”
* 洁西卡 点点头,对自己施放识破隐形
<洁西卡> “先消去一个可能性吧。”

<艾斯蒂亚> “那到时候就要靠你们的判断了。”
<艾斯蒂亚> “对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小心行事,如果后边没来得及跟上切记留下标记,不要冒进。”

<洁西卡> “我对自己的眼力还算有自信,我负责那边吧。”
* 洁西卡 指了指出口

* 克拉莉丝 混进人群,走向下船点,招呼一个人跟自己一起去形成交叉监视
* 莱德曼 喝下易容药水,变成路人的样子,然后用灵感点搓一瓶,随后去出口附近举着纸板装作接人的平民
* 洁西卡 准备走到出口附近猫着
* 洁西卡 想了想还是跑去和克拉莉丝搭档了

<叽叽叽叽> 你们各自选定了合适的监视点,静待游轮到港。
<叽叽叽叽> 你们各自选定了合适的监视点,静待目标上钩。
<叽叽叽叽> 没让你们等待太久,游轮悠长的汽笛就响彻了港口。
<叽叽叽叽> 熟练的水手们热火朝天地搭好了驳桥,游客们如同潮水一般奔流而下。
<叽叽叽叽> 港口二人组虽然是第一次配合,不过莫名的默契让她们的监视网很快找到了目标。
<叽叽叽叽> 科纳一副普通游客的打扮,脸色轻松的混在人群中间,似乎毫无防备的样子。
<叽叽叽叽> 但精于侦查的洁西卡还是看出了对方在时不时地依靠人群掩藏身形。
<叽叽叽叽> 如果不是一边克拉莉丝的帮助,她差一点跟丢了对方。
* 艾斯蒂亚 发起传讯术保持通信
<叽叽叽叽> 在门口的莱德曼与克雷沃在艾斯蒂亚传讯术的提示之下,也发现了科纳的身影。
<叽叽叽叽> 很快,对方就来到了闸口,出示身份文件后顺利通关。
<叽叽叽叽> 你们一行六人(?)自然的分成了三组,像是尾巴一样远远地缀行于科纳身后。
<叽叽叽叽> 一路上顺利得几乎让你们难以想象,跟随着科纳,你们在杰尔喀拉城煤渣铺就的大街上穿行。
<叽叽叽叽> ======跳转======
<叽叽叽叽> 18:54,10月26日,共和历23年
<叽叽叽叽> 铁百合区,杰尔喀拉城内

<叽叽叽叽> 一路追踪着前方的科纳,你们随着他来到了靠近城门的一处静谧街区。
<叽叽叽叽> 一个多小时的追踪让你们的身体与精神都有些疲劳,而前方的科纳却仍然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叽叽叽叽> 进入这个行人寥寥的城区,虽然科纳看上去对跟踪毫无察觉,但谨慎的你们还是稍稍拉远了与对方距离以避免暴露行踪。
<叽叽叽叽> 深秋的天很快昏暗下来,夜幕渐渐降临于这个安静的街区。
<叽叽叽叽> 自从进入这里,克雷沃的内心就一阵乱跳。
<叽叽叽叽> 虽然没有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但不安感却一直如影随形。

* 艾斯蒂亚 隐隐感到几分奇怪,不禁放慢了速度留意起四周
<叽叽叽叽> 空中的艾斯蒂亚再一次放慢了速度,俯瞰脚下的街区。
<叽叽叽叽> 这个街区的地形有些奇怪,刚进入的区域还算规划整齐,到了后半段却宛如迷宫一般的复杂。
<叽叽叽叽> 前方的四处都能看到遮蔽视线的窝棚,看起来,这里是连接城市贫民窟的“桥梁”。
<艾斯蒂亚> (c)“……总觉得哪里好像有点不对头”
<克拉莉丝> (c)“是他小心谨慎还是发现了我们……又或者,干脆眼前这人是别人假扮的?”
<艾斯蒂亚> (c)“要下榻的话应该不会选在这种地方,要和什么人碰头的话似乎又有点太随便了。”
<艾斯蒂亚> (c)“路上并没有犹豫显然不会是不认识路,如果发现了这边的话又没有要甩掉的样子。”

<克拉莉丝> (c)“不过,贫民窟吗……确实很像是他们会隐藏力量的地方。”
<叽叽叽叽> 科纳自然地走到了城区与贫民窟的分界点,也没有四下观望的样子,径直走向街道尽头最后一座两层小楼。
<叽叽叽叽> 看他的样子,你们觉得他根本就没有提防跟踪者的意思,对于自己的行动毫无担心。
<莱德曼> “(c)我觉得他没有发现我们。”
<克拉莉丝> (c)“要么是他真来这种鬼地方度假,要么是这里的防备足以让他放心……?”
<叽叽叽叽> 他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走入了一片黑暗的小楼之中。
<叽叽叽叽> 随着他的进入,小楼内却并没有光亮透出,你们所有人的内心中都开始蕴育起可疑的氛围。
<洁西卡> (c)“好了,现在……怎么办?”
<克拉莉丝> “艾斯蒂亚,你能施展鹰眼之类的查看下里边的情况吗?”
<艾斯蒂亚> “要是事先有准备的话……”
* 艾斯蒂亚 使用了否定的答案

* 克拉莉丝 施展侦测魔法,检查有没有疑点,没有的话靠近门听听里边的情况
<叽叽叽叽> 克拉莉丝开启侦测魔法向小楼靠近,视线之中并没有魔法的痕迹。
<叽叽叽叽> 她贴到门边,想要探听其中的情况。
<叽叽叽叽> 小楼内相当的安静,不过她还是听到了从二楼传来的脚步声。
<叽叽叽叽> 脚步声只有一人,应该是科纳在刚刚到达楼上。
<克拉莉丝> (c)“艾斯蒂亚,他去了二楼。”
<叽叽叽叽> 在门边的克拉莉丝一直偷听着从小楼内传来的声音
<叽叽叽叽> 脚步声在靠近她头上的位置停下,接着传来了房门打开的吱呀声。
<叽叽叽叽> 很快,随着远离克拉莉丝的脚步声,小楼里再也没有传来其他的声音。
* 克拉莉丝 确认一下目标所在房间,上边有窗吗?
<叽叽叽叽> 克拉莉丝将身体隐藏在房间的隐形中,贴着墙面来到小楼的左边
<叽叽叽叽> 她探头看了看脚步声所对应的房间,那里有几扇窗户。
<叽叽叽叽> 窗户黑乎乎的,在这里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 克拉莉丝 施展猴爪鱼鳞,爬上去观察
<叽叽叽叽> 随着施法,克拉莉丝的身上长出动物的特征,轻轻松松地攀上了小楼的二楼。
<叽叽叽叽> 她探头从窗户向里窥探——让她惊讶的是,房间中已经空无一人。
<克拉莉丝> (c)“里边没人了!……传送?幻音术?”
* 艾斯蒂亚 在上空留意着周围
<叽叽叽叽> 在门口注意周围情况的洁西卡猛然察觉到,随着克拉莉丝施法攀援小楼,旁边的小楼与窝棚中都多了几双窥视的目光射向克拉莉丝与空中的艾斯蒂亚。
<洁西卡> (c)“周围的建筑物里已经有人在注意克拉莉丝和艾斯蒂尔你们了,这里说不定是埋伏~大家准备一下比较好唷!”
<艾斯蒂亚> (c)“看来是被摆了一道的样子。”
* 艾斯蒂亚 若无其事地做出离开的姿态

<叽叽叽叽> 一边的洁西卡可以察觉到,大多数的目光都在监视挂在窗上的克拉莉丝
<叽叽叽叽> 而随着艾斯蒂亚的离开,留在她身上的目光也聚集到了克拉莉丝的身上。
* 艾斯蒂亚 离开一小段距离后化为黑猫轻盈地落在屋顶上,不紧不慢地往回走
<叽叽叽叽> 艾斯蒂亚化作的黑猫自然地融入了街道的环境,站在小楼的墙垣上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叽叽叽叽> 从洁西卡这边的观察来看,并没有人发现她已经回来的样子
<叽叽叽叽> 而尴尬地挂在窗上的克拉莉丝则已经将房间内彻彻底底的观察了透彻
<叽叽叽叽> 房间看起来像是一个广大的书房,一侧等身大的更衣镜甚是吸人目光。
<叽叽叽叽> 从她所知的奥术学识来看,如果科纳真的进入了这个房间,他最有可能的消失手段,就是通过镜面传送从这里离开。
* 克拉莉丝 下地准备藏起来
<叽叽叽叽> 克拉莉丝将屋内状况尽收眼底,接着身手敏捷地向下攀爬
<叽叽叽叽> 然而,就在她的手刚刚离开窗缘时,一瓶药剂就从一侧的窝棚里飞向她
<叽叽叽叽> 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闪耀着可疑绿色的玻瓶精准地命中了克拉莉丝的脑袋。
<叽叽叽叽> 墨色的烟云在克拉莉丝的身周弥散,暗色的火焰顺着呼吸潜入肺脏
<叽叽叽叽> 突遭重创的克拉莉丝双手一松,从小楼直直落下,身体与地面接触,发出一声闷响
<叽叽叽叽> 双重的冲击力让她体内一阵气血翻滚,双眼一黑,直直地晕了过去
<叽叽叽叽> 与此同时,数名黑衣人也从棚户区的阴影中跳了出来,快步冲向了倒地的克拉莉丝
<叽叽叽叽> 在一旁潜伏已久的洁西卡当机立断,迅速涌动起体内的奥能,将体内的潜能完全激发
<叽叽叽叽> 代表着战姬之证的幽光在月华下闪耀。
<叽叽叽叽> 一瞬之间,淑女的身体带起残影,出现在最前面得黑衣人身前
<叽叽叽叽> 在黑夜之中更显雪白的纤手从刀鞘中滑出一刀,流光的刀锋轻易地收割了眼前之人的性命
<叽叽叽叽> “还有战姬!?”
<叽叽叽叽> 黑衣人们发出低声的惊呼,下意识地四散退开,松散地将洁西卡包围。
<叽叽叽叽> 同时,数枚弩箭从棚户区中激射向月下的淑女,想要趁她余力未起的时机将她射杀
<叽叽叽叽> 早有准备的洁西卡翻动手腕,刀光在皎洁的月华之下化作盾牌,将弩矢尽数弹开。
« 上次编辑: 2015-07-29, 周三 20:13:02 由 誓约推倒之剑 »
我现在只想跑《地狱复仇》!!!